新聞中心首頁世相首頁

津保線夜未眠:我把青春獻給你1/17)

發布時間:2019-01-29 18:05:38  |  來源:中國網  |  作者:魏婧 栗衛斌  |  責任編輯:吳聞達
支持← →鍵翻頁

津保鐵路開通的日子,楊揚和女友操辦了人生大事。特地將婚禮選擇在這一天舉行是楊揚的主意,自打來到津保線路檢查工區工作,他就決定要將津保鐵路的“生日”作為自己的結婚紀念日。

這條橫向聯結京廣、京滬、京九三大繁忙干線的鐵路,使京滬高鐵、津秦高鐵、京廣高鐵和京津城際四大高速鐵路實現無縫連接,將天津與保定之間的運行時間縮短至40分鐘,打通保定至天津港出海捷徑,緩解了北京樞紐壓力。同時,它也是北京目前直達雄安新區高速列車的唯一一條必經之路。

“我們把最好的青春獻給了它。”凌晨時分,28歲的楊揚說完這話,便和同事們一頭扎進霸州西站的夜色深處,在普通人睡眠之時,在沒有高鐵飛馳的午夜,開始了一天的工作。這樣的一天便是他們的日常。

列車駛過時是此處唯一的熱鬧,大多數時間里,鐵道上都是荒涼的模樣,尤其是在冬季午夜零下十幾度的溫度里。一群人的雙腳踏著一根根鐵軌,向8公里的路途挺進。他們的眼睛像豹子一樣機警,心比針尖兒更細,以確保不放過任何一處線路病害。

津保線路檢查工區共有25名職工,其中大學生有21人,占總人數的84%,平均年齡28歲。他們主要負責線路和道岔的檢查、維修作業方案的制定,保障列車按規定速度安全平穩運行。這些人被稱為津保線上的“線路保健師”。

“如果沒有這項工作,往小了說,會影響列車運行平穩和旅客乘車的舒適度,”楊揚說,“往大了說,是保證千萬旅客的生命財產安全。”

為保證春運期間列車能夠將旅客順利送達目的地,楊揚所在的霸州西站檢查工區增加了線路重點設備檢查次數。“測量工作絕對要一點也不能差,差一點也不行!”楊揚的“戰友”劉崇說,這是津保線上每一位隊員時刻牢記的座右銘。

多年前,大學生劉崇在列車上看到的盡是帥氣漂亮的列車員,就讀鐵路院校的他思忖著“如果能像他們一樣該多好”。畢業后,他如愿成為一名鐵路人,卻并非是“光鮮亮麗”的列車員,而是奮戰于“幕后”。2014年11月,劉崇與楊揚一同來到津保介入檢查組,開始了對津保線路的測量工作。

這些年輕人報道的第一天,就為津保線帶來了蓬勃的朝氣。當時,線路處于鋪軌階段,尚未開通。劉崇攛掇一起來的大學生去看看高鐵線路有什么不同,“晚上,我們就偷偷上去轉了轉,看了一下鐵軌有什么不同,枕木有什么不同,扣件有什么不同。當時內心是非常激動的。”

激動過后,年輕人們便很快領教到這份職業的辛苦與壓力。清晨5點30出工是家常便飯,冷風中喝碗白菜湯也是“人間美味”,十幾小時的工作結束后全身被凍到沒有感覺......這些還只是津保鐵路的下馬威。

楊揚記得,為了給后期的津保鐵路全線聯調聯試(以下簡稱“津調”)做準備,大伙兒要畫標復合尺寸,用30米鋼尺,每10米處一人,每30米一標記,“每標記一次,就要彎腰一次。在畫跨廊滄高速公路特大橋時,當時中間沒有修檢查梯,我們每次一上橋就必須一次性畫完才能下來,上下行大概一萬兩千多米,平均每人需要彎腰404次。”每次下橋,每個人都會腰疼,但從未有人抱怨。

劉崇甚至有“扛不住”的時候。津調期間,津保介入檢查組需要將全線240多公里的測量任務測量四遍,而測量儀器在陽光下使用會影響精度,所以必須晚間作業。那段日子,大家要從每天下午五點半工作到少則凌晨三四點,多則五六點。“我們看著第一顆星星睜開眼,伴隨著清晨第一縷陽光回家。”劉崇說,回到工區后也并不能馬上睡覺,而是要根據測量的數據制作出供維修隊工作的方案。許多時候為了長度僅有100米的線路,也要花費一個小時來來回回校對數據。

“那段時間是最困難的,因為持續了將近三個月,每天都這么干,許多時候內心都處于崩潰的邊緣。當時感覺困到不行,但就是睡不了,一天平均下來只能睡兩三個小時。而且一直擔心數據不精確,心里有事,也睡不踏實。”劉崇說。檢查組的張景春工長看在眼里,很心疼他。那時,張工長說得最多的一句話就是,“劉崇你趕快睡會,趕快睡會”。

扎根鐵路一線20多年的張景春用“活潑開朗、踏實肯干、熱愛學習”形容這些年輕人,他說,線路測量是一項非常有紀律性的工作,真正能靜下心來干活的年輕人都是好樣的。

李開復在《做最好的自己》一書中提到“對你想得到的,你有足夠的激情去追求,同時,你又非常單純的希望得到這件事情,而不會被其他的事情所左右或者失去目標,所謂熱愛是最好的動力,興趣是最好的老師。”這段話楊揚始終記得,他說現在這份工作便是他所熱愛的。

他認為,高鐵是中國鐵路的發展趨勢,津保線又是保定工務段唯一一條高鐵線路,“在這里能接觸到最新的技術,最精密的儀器,得到最大限度的鍛煉。而且這里基本上都是年輕人,所以更有朝氣,更有活力,也更能創造自己的價值。”

2015年12月28日,津保鐵路正式開通。那一天,幾乎每一位年輕人都在霸州西站購買了一張G6275次由白溝開往白洋淀的高鐵車票。他們想著,如果有機會,一定要坐一坐這第一趟飛馳在津保鐵路上的高鐵,他們想對這日夜兼程傾注了巨大熱情和努力的鐵軌鄭重地做出檢驗,順便再回顧一次那些被安放在鐵軌和枕木上的青春。

可惜因為工作安排的原因,最后大家沒能成行。那張車票至今被劉崇珍藏在錢包里。

如今,回憶起從前的日子,劉崇在日記里這樣寫到,“仔細地尋找,才發現在時光隧道的那頭,全都是精彩的歲月,清晰的記憶像錢塘江大潮似地涌來。所有的最初,定格成了一副記憶中的畫面,開啟了從此往后的故事。如果把故事都放在一起,這故事可以長的在北緯23度轉好幾個圈,長的讓春天路過夏天。”

原來,鐵路上的年輕人也可以如此浪漫。就像許多個傍晚,從跨廊滄大橋上收工后,感覺“扛不住”的他們,會用自制的魚竿在池塘里比賽釣魚,詩意地舒壓。(文/中國網記者 魏婧 攝/中國網記者 栗衛斌 中國故事工作室出品)

1   2   3   4   5   6   7   8   9   10   11   12   13   14   15   16   17   >  


黑帽SEO
分享:
中國網官方微信
黑帽SEO